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海南娱乐 >  > 正文

首做监制 林保怡自认“在镜头前不是演员”

2020-04-10 17:05admin海南新闻网




首做监制 林保怡自认“在镜头前不是演员”



澎湃新闻记者杨茜

林保怡[微博]生活里不像个演员。



他是处女座,生活有极强的规律性,早上8点起床,去菜市场买菜,附近菜场里的老板都认识他,回家后和狗狗玩一会儿,吃午饭,安排工作事宜,晚饭,固定时间就得睡觉休息。

进入演员这个行当二十多年,他像普通上班族一样,坐地铁公车去办事,穿梭在香港街头。



这种生活感,融入在林保怡演的角色里。

从进入TVB开始,从警察到律师,林保怡给人以“就是那个角色在生活”的观感,用演什么像什么来形容还不够,应该说,演什么是什么。

到了近日他监制并主演的《叹息桥》,这样的特质发挥出了更大的魅力。



《叹息桥》仿佛打开了港剧的另一种样子。



尽管港剧并不等于TVB,但提到港剧难免就会想起TVB那一部部经典。

《叹息桥》真正给出了有别于TVB的样子,剧中没有飞车打斗,没有法庭或油麻地警署,节奏缓慢,台词量少,镜头精致独到,林保怡饰演的李子勇不动声色,只偶尔几句话,就将罗生门一般的4人情感纠葛,缓缓铺到观众眼前。

其实此前,由他主演的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已经尝试了这种方式,并获得了不俗口碑,《叹息桥》将这种尝试进一步精进,更大胆,更精致。



也是从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开始,林保怡对演戏的认识有了些改变。

他年轻时干过不少职业,在没有任何训练的情况下,偶然进入TVB,进入这个行业。

看着TVB长大的一代应该都知道,林保怡在《妙手仁心》《鉴证实录》《金枝欲孽》《读心神探》《火舞黄沙》《大时代》等剧中,无论他是出演主角还是配角,都贡献了出色的表演。

但林保怡也曾有过一段职业疲惫时期,他想要寻求一些改变。



直到接到“大卫”这个角色,与两位想法先锋的导演合作,本就喜欢“天天向上”不断进步的林保怡,开启了对拍戏的另一种体验。

崇尚自然演戏的林保怡,希望自己能在镜头前尽可能的自然,“就是投入进去,然后你再用自己的直觉。

人用自己的直觉去做每一个反应,每一个微表情。

”甚至自然到像纪录片一样才好,那样才尽可能真实。



从入行开始,他就受到演戏自然的称赞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我觉得这个是天生的,天生是演员,有这方面天生的直觉。

人家问我,你不去念什么大学,什么训练班吗?我觉得,如果你没有天分的话,学多久也没用。

当导演说开机的时候,其实我是听不到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拍戏,我只当自己在生活。

”在拍完《珠光宝气》后,有一次周家怡[微博]在停车场看到林保怡,后来吃饭时跟他说,“我发现你不是林保怡,你没有在镜头前面,你还是高长胜(注:《珠光宝气》中林保怡饰演的角色)。



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的剧作和拍法,让林保怡的这种演技,有了极大的发挥空间。

他用充足的时间,让大卫住进自己的身体中,“像飞机起飞一样”,让林保怡和角色合二为一,能看到自己出现在考究的镜头里,更重要的是,他能演一个不只是用表情表达喜怒哀乐,而是更立体丰富的人。



“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的拍摄期,大概是三四个月,但是大卫在我身上长达两年。

剧里玛嘉烈对我很不好,拍完之后,在现实生活中我不愿见周家怡(玛嘉烈的扮演者),我讨厌她,是真的,我也告诉她了。



在这之后,林保怡萌生和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两个导演一起创作的想法,一起开公司开发剧本,三年之后,《叹息桥》开机。



林保怡承认,《叹息桥》是冒险之作。

即便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试水成功,但《叹息桥》的缓慢,多线多时空叙事,在之前的华语剧集里几乎很难见到,这是一部对观众有要求的剧作。



“以前的观众是对一部剧有要求,但是《叹息桥》对观众是有要求的,你们不要还没睡醒就看,一定不明白的,你们要好好的上完洗手间,坐好了,倒杯茶,我们再去看《叹息桥》在说什么。

每一个镜头、每一个细节,如果看漏眼的话,你们就会不明白了。



这种高要求,可能会让《叹息桥》叫好不叫座,毕竟不少观众只要不坐在电影院中,就都会把电视剧当成娱乐消遣项目。

林保怡对此看得很开,“我很有信心,有很多年轻的观众可以看明白,喜欢上,他们看完漂亮的镜头之后,他们自拍的时候,或许他们去旅游拍风景的时候,会比之前拍的风景更美。



[对话]

演出真实感,是最困难的

澎湃新闻:为什么会想要和两个导演一起拍《叹息桥》这个剧?

林保怡:因为从2016年、2017年的时候,我跟他们因为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认识了,我们合作了。

那部戏时间大概是三四个月,每一天的见面,每一天都去研究怎么拍,怎么拍摄这个镜头,怎么样去打灯或者是故事内容,要讲的台词是什么。

我觉得跟他们很配合、很有默契。

拍完这个戏之后,我觉得我应该是改变的时候,然后我就找到他们,谈这个事情,不如我们搞个小公司,然后我们去创作,好不好?他们也有这样的想法,我们就合作了。



澎湃新闻:是什么促使你想要搞一个创作的内容?

林保怡:我这个人是这样的,我每一天都会找一些新的目标,我不愿意停留在1980年代,或者是2015年,我不想停留,现在2020年,我想的就是2022年的事情了,我觉得人是应该要向上的。

其实我没认识两位导演之前,我没有什么想法,我就是要改变。

很幸运的,就在我这种状况之下,有人找我演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,我看完那个剧本,看过两位导演的视频之后,我跟他们聊天,发现是我应该改变的时候,如果没有他们,我现在也可能不停在拍一些警察啊,律师啊,TVB的这种角色。



澎湃新闻:《叹息桥》的角色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?

林保怡:李子勇,要从他二十多岁,演到四五十岁那个过程。

其实是分别两位演员去表演,吸引我的地方,就是角色年轻时候的背景。

他母亲因为生病走了,然后他跟他爸也不是很和谐,各种的经历,他要一个人去比利时拼着命去干活去赚钱,为什么呢?这种角色,我从没有尝试过。



澎湃新闻:从演员的角度,李子勇这个角色给你的挑战和新鲜感在哪?

林保怡:因为我看需求里面没有开枪,没有飞车,没有打的场面,没有斗争,什么都没有。

我觉得,演员在这个状态里面,是最难最难去表现这个角色的,要真实,要演得有立体感,这个是很困难的。

就像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那部戏里面,在谈需求的时候也是,什么故事都没有,就是人性。

你怎么表现人性呢?这个是有点难度的,我觉得这就是困难的重点。



澎湃新闻:你是怎么解决的?有没有做一些准备研究剧本或者人物?

林保怡:没有。

我演戏很简单,现在演戏就是投入进去,然后你再用自己的直觉。

之前我拍《读心神探》的时候,对演戏的帮助很大。

当时对身体的方向,身体语言的了解,也能帮助我。

到现在演戏,很多人就告诉我,你很自然。

其实我自己不知道的,我自己不了解,我就知道我在镜头前面,不是演员,是一个普通的人,就这样去演,微表情就自然会出来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我觉得这个是天生的。

如果你没有天分的话,学多久也没用。



澎湃新闻:所以你认为,当演员能在镜头前自然,这个天分挺重要?

林保怡:这个很重要。

当导演说开机的时候,其实我是听不到的,就像我就跟周家怡说,他们在偷拍我们两个生活,我们不是在演戏,你明白我意思吗?还有我们的台词,我们不是按照剧本,你一句我一句,不是这样的,我要求其他演员,你看完这个,你就到里面去讲,我们没有给你详细的说明。

我们就坐在镜头里面,就谈事情,谈这场戏的重点,所以有时候你会看到《叹息桥》里面有说错对白,我们叫撞对白,就是演员两个人一起说话,撞了台词,有这个现象出现。

其实我们都ok的,因为现实就是这样,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口,就像我们现在访问,你跟我有时同时出声。

这个是很真实的感觉。



我们两个导演也是把控得很好。

其实我们有剧本的,但是我每一场不是要求演员,你一句我一句讲完它,你讲完了我讲,不是这样的,因为现实是有节奏的,4个人在吃饭,我怎么知道a什么时候说话,b什么时候说话?我不知道的,我们就把很自然的状态拍下来,然后剪接,让大家看看真实的人是怎么样?这个角色是立体的,不是角色,是人。



澎湃新闻:这对你们日常在不演戏的时候,也是有要求的,不是导演说咔就是结束,大家就状态抽离出来了,你要求在现场的时候,以一个角色的状态去生活。



林保怡:对。

特别是拍那些哭的戏,导演已经说ok,然后演员不停地哭,躲起来哭。

我们其实真的希望你们有机会来探探班,看看我们怎么样做。



澎湃新闻:这样子的话,真的对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因为每个角色有自己的人生和故事,如果说你和这个角色就本身很不一样,岂不是说你要一直长期去扮演另外一个人?

林保怡:其实呢,我打个比方,你本人回到你的单位,是一个人;你回到家,面对你的亲人,是另一个人;你对着你的男朋友,又是另外一个人,你觉得吗?人在不同的环境,本来就有不同的表现,连身体都有语言。

一点都不困难,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情况出现,特别我们是专业的演员,我们可以把导演,把剧本要求我们表现的角色,放在体内。

当然这不是一天的事情,好像就是像飞机起飞一样,要来慢慢自己跟ta磨合。

磨合到一个点之后,你就会发现,我已经不是林保怡,我已经是大卫,我有个朋友叫玛嘉烈,就是周家怡。



我们(指和周家怡)在TVB合作了很多部戏。

有一次吃饭的时候,她告诉我,“有一天在停车场,看到你了,我发现你不是林保怡,你没有在镜头前面,你还是高长胜。

”其实我自己不知道,演员要演到这个状态,应该就可以放轻松了,不紧张,慢慢去演,没有压力。

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,但是我们比较专业。



澎湃新闻:你什么时候开始用这个方法?

林保怡:我没有上过学院,训练班我没有去过,之前我是靠本能去演戏。

如果说有些改变,就是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之后。

拍之前我曾经跟两个导演说过,你不要理我是谁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,你告诉我,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或者是有什么可以更好的地方,你就告诉我。

我从那个时候改变了更多的想法。



澎湃新闻:可是这样子的话,对一个演员本人的伤害是有的。



林保怡:也不可以讲是伤害,因为是我的脑袋里面已经刻了“玛嘉烈对我不好”,只是在我的脑袋里面产生了作用而已,是没有伤害的,现在我跟她(周家怡)关系很好,哈哈。

但是《叹息桥》不同的地方就是,我也是监制,我可能今天早上是演员,下午是监制。

不过这只是个“名”而已,我不当自己是监制。

我只是用自己可以说的经验,去告诉镜头前面的演员,去研究你怎么讲台词,怎么用你的身体去表达。



澎湃新闻:你理解的演技,或者说提高演技,就是怎么样让自己变成那个人,没有太多所谓的技术性?

林保怡:没有,可能舞台剧一定要有基本的技术去表演一个角色,但是你有看过纪录片吗?纪录片里面都是真的是吧?我告诉你有可能是假的。

但是他们演出很自然吧?其实我跟两位导演就是要求演员在纪录片里的状态,表现每一个角色。

所以很真实。



澎湃新闻:这个是你在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这部戏之后的一个收获?

林保怡:改变也不是突然的,因为我平时是天天向上的,我每一天晚上都抽一两个小时来看一部电影,无论它是好还是坏,我都会看,因为拍一部电影出来是很辛苦的,花很长时间,一部好的电影,我会再看。



澎湃新闻:那你最近看的,印象最深刻,可以推荐的一部电影是什么?

林保怡:《切尔诺贝利》。

里面的配乐,他们的演出都很好,唯一我不满意的,就是发生在苏联的,但是他们讲英语,你应该讲苏联文啊。

其他的我百分百投降。



《叹息桥》是冒险的,可能看三遍才明白

澎湃新闻:《叹息桥》没有过多去考虑说,观众是不是很快能进入状态看懂。

大部分影视剧创作者都会说,观众看不懂,我拍这个东西干什么。

你们是怎么看待观众能不能看得懂的标准?

林保怡:《叹息桥》对我来讲是冒险的。

它不一定是好,或者是很时尚,我觉得每一个人看完之后,一定有自己的想法,我说的不是看一遍,可能看三遍才明白,总之也会有自己的想法,会去讨论人性。

没有顾虑,我觉得有大部分人,看三集就能看明白我们在弄什么。

如果你真的看不明白,无所谓,有些人可能会感受很深就可以了。

我很有信心,有很多年轻的观众可以看明白,喜欢上,他们看完漂亮的镜头之后,他们自拍的时候,或许他们去旅游拍风景的时候,会比之前拍的风景更美。



我自己也是在品尝,有一个镜头,我都忘了,因为我们拍完很长时间,我就打电话问导演,我说,为什么那个镜头会这样?还有一场吃牛排的戏,我们是倒卷来拍,挺好玩的。



澎湃新闻:看过自己演的戏之后,会不会自己去评价一下?

林保怡:我本人其实不看自己演出,我当演员的时候,回放我也不看。

但是《叹息桥》不同,因为我除了演员之外,我是监制,所以我有点痛苦的……应该说还是有帮助的,是去检讨一下自己。



澎湃新闻:为什么不看回放?

林保怡: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欣赏的地方。

我有时连妆也不化,我是一个很随意的演员。



澎湃新闻:在这次监制的工作里面,最辛苦的或者说比较困难的事情是什么?

林保怡:最辛苦的就是我生病的时候,我很希望我每一天都在,但是有两天我真的生病,很厉害,我就躲在家里。

其他演员就觉得好奇怪我去哪里了。

这是最可惜的。

如果觉得辛苦,就是不爱自己的作品。

我之前在TVB拍《火舞黄沙》,我们在一个沙漠里面拍,很多朋友就问我很辛苦吧,在沙漠又热又干,盒饭里面都有沙子。

我不觉得,因为我很享受那个角色。



澎湃新闻:目前想创作的方向,有什么特定的吗?

林保怡:我们团队创作的范围是很广的,什么题材都会考虑,主要就是人性。

无论是爱情、家人、朋友、同事,每一个地方,我们都会去看有没有可以开发的地方。

我们现在好像有好几个剧本在弄,也应该挺好玩的。



澎湃新闻:你自己会想转型这样的事吗?

林保怡:现在我希望未来的角色不会重复,我不希望再演一些我曾经演过的那些经典角色,明白吧?(指警察、律师等)要的是我没有演过的,观众没有看过的,重点是观众没有看过。

我真的没有年龄这个概念,我觉得想法是最重要的,你一定要想十年后的事情,应该要想的是未来,所以我们拍出来的东西,可能五年后是经典。



想看林保怡演十年前的警察?找《鉴证实录》看嘛

澎湃新闻:80后、90后,就是伴随你的剧成长的,大家都在讨论港剧的变化。

你怎么看待影视剧里的“港味”?

林保怡:我问你港剧有什么元素?(突如其来的考试……)

澎湃新闻:廉政公署?警察?O记?

林保怡:但其实美国也有警察片,英国也有警察片,韩国特别多黑社会的警察,是不是?拍摄的方法,镜头的角度,演员的演出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

《叹息桥》就是用一个很新的方法来呈现人性,让大家知道,港剧除了以前的拍摄方法之外,还有另外一种。

你想看林保怡再演十年前的警察吗?就上网找《鉴证实录》嘛。

你自己去选择。



香港的味道或者是港剧味道,这都不重要,没有什么东西要坚持说,我一定要拍出来大家一看,这就是在香港拍出的戏,我们是没有时间、空间概念的。



澎湃新闻:有什么角色是你至今想挑战,但还没有实现的吗?

林保怡:其实有一部,英国的《Myleftfoot》(我的左脚),男一号是DanielDay-Lewis。

我第一次看那部戏的时候,我以为男一号就是一个残疾人,原来不是。

这种角色真的有,我很喜欢,我还没有机会去演。



澎湃新闻:目前,演戏在你生活中意味着什么?

林保怡:从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》之后,我不是演戏,我是真的活在这个角色里面,所以对我来讲没影响,我现在做访问的时候是林保怡,但如果有新的角色,我就是那个人。



其实我活得很自由,我真的不是明星,有一些演员感觉不自由,因为很多人认出他,他都不敢出门,但是我不是,我常常到处跑,去逛街。



澎湃新闻:感觉你是一个把自己生活和工作安排得特别好的人,不想把生活搞得很满,比如说有一个剧本可能12个小时都在演戏,你会选择吗?

林保怡:我从跟两位导演合作了公司之后,我改变了,我没有接外面的戏。

其实也挺辛苦的,但我还特别告诉他们,不要通宵,我不行的,最晚有一次好像到凌晨两点多,第二天完全没精神。

我觉得一定要给工作人员和演员充分的休息时间。



(责编:vhaha)

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标签:

标签